微信小说

字:
关灯 护眼
微信小说 > 新书第五伦王莽刘秀 > 第8章 以“德”服人

第8章 以“德”服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纵马在县城和成国渠间跑了个来回,第五伦衣裳上沾满了马蹄扬起的尘土,巾帻也歪歪扭扭的,再加上迎面风吹脸颊有些青。
  可气势却丝毫不比他祖父弱,大步流星走来,先朝第五霸作揖,大声道:“大父,孩儿从县宰处回来了!”
  第五霸立刻就明白了,也大声应道:“县宰找你何事?”
  一听此言,方才还叫叫嚷嚷,要三家一起去乡里找啬夫评理的第七氏暂时消停了。
  第五伦却只笑笑没说,他已从族人口中得知刚才经过,整理了一下衣冠,便瞪着第七氏兄弟义正辞严地说道:“第七氏,汝等还不知错么?”
  第七豹揩干了血,揪了几片叶子卷了塞在鼻孔里,显得格外滑稽,但此人不记疼,又跳将起来,他见第五伦个子不高,便瓮声瓮气地说道:“黄口孺子口气不小,大人的事,是你这孩童该管的么?”
  “巧了,我真能管。”
  第五伦取下腰上拴着的物什,在第七氏兄弟眼前一亮:好似方印切成两半,为长方形,故称半通印,为低级小吏所持,上面写着“临渠孝悌”四字。
  “就在方才,我刚被县宰征辟为临渠乡孝悌!”
  众人不免一愣,但却没有太过吃惊,毕竟这是孝悌,又不是孝廉。
  孝廉那可不得了,乃是察举仕进正途,郡里每年只有一个名额,比入太学难多了。一旦被举荐,可不经考试,直接入朝为郎官。在都城一两年后外放,最差也是四百石县尉、县丞起步,而以六百石县宰为多。
  孝悌就差远了,只是荣誉性称号,推选县中有德行者担任,早在前朝汉文帝时就有。作为乡三老的副手,无秩,甚至连固定工资都不发。元成时在宰相匡衡力主下,才让孝悌“复其身”,也就是免除徭税和赋税,逢年过节有两三匹布的赏赐,仅此而已。
  两者相比,一个是天之骄子,一个是地方教化小吏,差距太大了。
  但孝悌虽无实权,却不可或缺,从汉朝元成时代到新朝,数十年来都是以德治国,喻三老、孝悌以为民师,将这些人当成道德楷模来宣传,号召百姓向他们学习。
  什么兄弟争产、夫妻吵架、父子生隙,这些官府律吏不便管不想管的事,就由三老和孝悌出面解决,算是汉代的调解员。
  这便是县宰鲜于褒给第五伦安排的差事,正好应了他让梨、让学博来的德名。
  第五伦说话可硬气了:“第七氏,现在摆在汝等面前只有一条路!”
  “听我与大父之劝,此事私了,两家立约恢复往年分水。”
  “若是不愿,也不必烦扰乡啬夫了,我会将此事上禀县宰,直接讼于县庭。”
  见第五伦也搬出了“靠山”,第七彪脸上的惊讶却慢慢消失,甚至有些想笑。
  “此子果然年轻,自以为做了小小孝悌就能对我发号施令,竟不知吾与县里关系有多硬。”
  若没点渠道,第七氏手里的铁兵器从何而来?又岂能横行乡里十余年没官吏找他家麻烦?若他不提前跟县都水官打好招呼,又怎敢堂而皇之与第六氏争水呢?
  再者,第七彪身为亭长,时常往县城跑,跟县宰还有几顿饭的交情呢。鲜于褒从第七氏收的贿赂,可是年年都有啊!
  于是他只道:“小孝悌好主意,既然在这说不清,去县寺也未尝不可!”
  第五伦冷笑:“第七彪,你想清楚了,此事一定要诉讼公堂?”
  “诉就诉。”第七彪继续硬撑,在他看来,此事闹到乡中或是县上并无区别,不就是比谁家背后势力大,县宰倾向于帮谁么?以他家的关系,加上第一氏相助,根本不怕。第五伦搬出县宰来,吓唬谁呢?
  “善,大善啊。”
  第五伦回头看了一眼后,忽然笑了。
  “其实,我已将事情禀于县宰了,你不如先看看县宰怎么说。”
  第五伦直到这时候才抽出了腰间的那块木简,上面盖的就不是半通印,而是鲜红的县宰官印了!
  第七彪怔怔地接过木简,还来不及看上面的字,却听到有马蹄声靠近,围观众人被分开,几个黑衣黑冠的吏员带剑大步入内,为首的是一脸黑线的本县都水官。
  原来第五伦是与都水官一同来的,却故意加鞭先行了几步,就是为了给第七彪下套。
  第五伦立刻过去恶人先告状:“都水,我给第七彪看了县宰的简,但他却不愿听命,还扬言要去县中争讼。”
  “大胆!”都水官一听争讼二字顿时大怒,指着第七彪道:“第七亭长,你竟要违逆县君之令么?”
  第七彪手里捏着那简,直接傻掉了,只结结巴巴地解释:“都水,他……第五伯鱼刚将此物给我,我还没来得及……”
  “住口!”都水官可没耐心听,更怕第七彪多说多错,将他们之间的龌龊说出来,立刻重复了县宰的命令。
  “第七氏与第六氏立刻停止争水,恢复往年旧约!”
  第七彪大惊:“上吏不能听这小儿一面之辞,我要见县君,我要向他解释……”
  “县君确实要见你。”都水官喝道:“第七彪、第六犊,汝二人立刻前往县邑,为今日之事向县宰谢罪!并立下誓言,终死不敢复争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